肏屄(小说)

屄 (小说)

一天送一天,日子无言万缕无奈愁连天

--作者题记

那个时候,我才16岁,下乡已经两年多。那些令人尴尬的往事就在那个枯黄的季节的那么一个十分贫乏而又平淡的山谷里的晚上发生了。

山依然那么美,不象伤人眼神,水依然那么绿,青山绿水不为过.

当时,我们这样年纪的年轻人在生产队里就这么七八个。我同其他上海知青不一样,他们大多去的是军垦农场。而我由于家庭成分的缘故,被一个人分到了哀牢山中的小村子——化念。好在当地人尽管各方面落后,却依然保留着一份对大上海及上海人的敬畏。很快,我就入了当地人的“俗”。因为我虽然穿着“时髦”,却有一肚子村里人想听的上海人的希奇事。

同我处得最要好的人,当然得数小长寿了。可以说,他甚至是手把手教我干各种农活的老师及朋友。许多时候,是他替我完成了生产任务,拿到强劳力的工分。而我作为给他回报的,就是晚上两个人在床上一起收听那个我从上海带来的“红灯”牌收音机。

这天晚上,我们是同李五、小云生、老胖、秋生、小德及小才一起上山伐木改板的第十七天。我们住的地方在无量山上的波多箐,山上林木葱绿,山花浪漫,鸟鸣山幽,蝴蝶与蜜蜂飞舞,落霞与苍天相映成趣。松树已砍得差不多了,满山的成木已经吹得半干了,铺满了山腰远远的就可看见白花花的一大片。而我们的任务就是不停地砍……大家都被繁重的劳动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队长派了小凤、小京地、小画眉和小绿翠等几个小姑娘给我们送来了米、菜和酒,并带来了队长的指示,要求我们还要学习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说来也怪,那天天公不作美,下了一个下午的雨,几个小姑娘就只好在山上住了一夜。本来不咋地,因为我们几个男的已经用木板和茅草重新搭了一间新屋,那几个女孩子就住在了这个新屋里。大家一起吃完饭还一起学习了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似乎大家都很疲惫,山风吹着树枝,在山谷里回荡,一些不知名的鸟兽在不停地叫唤,给我们这些生活在深山里的年轻人平添了不少乐趣,又像是一曲催眠的交响乐曲催我们入睡。酒后的我们尽管累但却兴奋不已,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我们都不知到是夜里几点钟。后来我才听说,人们抓住了长寿,当我起来的时候,长寿已经被他们捆在了木桩上,受害人正是小凤。长寿死活不认,但是小凤手里攥着证据——长寿的“毛”。后来,我才听长寿私下跟我讲,那天傍晚,他与小凤俩一同去挑水洗菜,长寿与小凤在荒地上的石头上玩了一会儿,他觉得无聊,就顺手抓了一根自己下身的“毛”让小凤把它拉直,小凤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拉直。后来只好用自己的口水,依然没有拉直。这个时候,长寿才揭穿了谜底,小凤十分的生气……,当然那天晚上的确是有人占了小凤的便宜。

事实上,我也不清楚,因为那天晚上,我与另一个姑娘小画眉,才真正发生了那种事,不过我们那都是心甘情愿,以至后来我们还正式结了婚,生了孩子。当时是在松树下的松毛上开始的,我们进行得十分的快,一是激动,二是山风太大,一个松楸被吹掉正好打在了我的屁股上……自从那天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小长寿。

知青大返城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化念人。当时,我也曾经打算扎根一辈子。然而家里人多次来函,要我回去,最后只好重新考虑这件事。不幸的是,小画眉听后便悄悄地服了敌敌畏,让我措手不及,好在岳父岳母也忍痛割爱,担起了抚养孩子小英子的责任和义务,让我在太阳刚升到公田山顶时便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化念和那些生息在这片红土地上的我的朋友们,太阳落下去的时候才回到了生我养育了我的上海。

上海的生活节奏在快速中不但改变了上海的面貌,而且改变了人,我在一系列的读书活动中不但在上海扎了根,还到了美国求学。在美国的时候,朋友告诉我,说他们又一起回到了下乡当知青时候的云南边疆,陈述了那里的变化和场面的悲壮……,其中,还提到了知青的孩子在盼望他们的父母中的失望……

当我回到化念时,岳父岳母已安卧在红土下。村子面貌没有太大的变化,人却发生了许多变化,有几个人已经不在村里,而像老胖,长寿他们也步入了一个非常的年龄。长寿还是一个人,这个时候的长寿才告诉我,他的生殖器小时侯被狗咬去了。因为当时他以为是我在那天晚上占了小凤的便宜,就替我当了替罪羔羊。我们还一起到了当时的事发地,木板房已不在了,那棵护卫我们的大松树已经被雷电击倒,只有树根依然顶立。看着漫山悠悠的白云,我们都很纳闷……,人们包括小凤自己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的真凶会是谁?

  最令我难堪的还有我与小画眉的女儿小英子,村里人告诉我,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十分漂亮,很像我,九十年代初就到外面去了,说是要到上海找她自己的父亲……收获她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

  我十分懊恼,小英子呀,小英子,你的父亲现在来找你了……我这么多年在外面奔忙没有来管你……你究竟会在哪里?

  当回到上海的时候,我已经步入了回忆的年龄,很多事却在时间的筛子眼里流走了,惟独那些时候的那些个经历始终留在了我记忆的筛子里。这个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对土地忠心耿耿的农民,在自己那片土地上耕耘了一辈子,我常常会想到两个字:“肏屄”……那么我们这辈子,作为一个男人,除了肏屄,我们还经历了些什么?究竟又收获了些什么呢?

0
0
0查看全部 博客中国
阅读(0)| 评论(0)

评论

登录 会员在此登录
头像
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换一个?

发布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归档

归档

日志分类

日期分类

个人排行

个人排行

  • 阅读
  • 评论
  • 支持
  • 反对
最新日志

博主最新日志

更多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